广州国产人妻国产亚洲综合网

梅藤根城堡 | 陆春祥

文汇笔会 2021-05-19 08:04:20

   

1

梅藤根是一百多年前的英国医生。城堡在浙江德清的莫干山上。这两者有什么联系呢?

    

先从一张照片(上图)说起。

    

1881年,梅藤根到杭州,做了杭州广济医院(浙医二院前身)的院长。有一天,他在查房时,一位小患者向他表达感谢,中国人以前的感谢方式就是作揖鞠躬。小家伙的鞠躬像模像样,两手向前低垂,七十度左右弯腰。见此情景,梅院长连忙还礼,但一个成年人,要将腰弯得和小孩子差不多,那就必须低了再低。正面看去,中式走廊里,梅医生戴礼帽,着西装,黑皮鞋,他的腰,差不多弯成了九十度,两手向小孩合拢作揖。

    

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,两位互相鞠躬者所在的走廊尽头,似乎是个门房,有大人,辨不出男女,可能是医护人员,也可能是陪护家属,他(她)侧露出小半个身子,在观察着这个有趣的场景。的确,场面难得 ,中国人讲礼仪,感恩,小患者着小马褂,应该是富裕人家的孩子,但,这无关紧要,在医院,就是普通的医患关系。

    

这张照片,成了良好医患关系的经典呈现。

    

浙医二院根据这张照片创作了一座雕塑,许多人路过,都会不由自主停下来,看一看,想一想。医院的用意很明确,这是本院的历史,也是本院的传统,患者尽可以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

有一年,梅医生去莫干山度假,发现了一处别致的地方,炮台山,极像他的家乡,山泉淙淙,林深竹茂,空气极佳,离杭州又近,适宜度假。于是,就买下七十五英亩地,着手建了个城堡式别墅。1910年,梅藤根的别墅终于建成(莫干山1号),它成了山上的标志性建筑。

    

梅藤根认为,这里有凉爽的小径,这里的绿波竹林,是那样的安静平和,患病的孩子如果来此疗养,身体会获得改善。

    

当年,只要梅医生上山,他的助手就会敲锣告诉山民:梅医生上山了!梅医生上山了!于是,山里生病的百姓,都会跑来看病,梅医生的面前,常常有数十上百人耐心地排着队。

    

几十年来,梅藤根城堡也随着历史的变化而变化,最终,1960年,城堡在建成半个世纪后因失修倒塌。

    

梅藤根城堡,一个被遗忘的符号。

    

2   

丁酉深冬,一个阳光很好的日子,我从杭州来到了莫干山,进了梅藤根城堡,不过,它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名字:裸心堡。


    

又是一段长长的故事。

    

2007年,在上海工作的南非年轻人高天成(中文名),一个偶然的机会,自助游到了莫干山,他被这里的风景和人文历史迷醉,一路游,一路赏,最终迷路,到了城堡这一带,碰到了热心的村妇,讨碗水喝。待小高静下心来,仔细欣赏眼前的风光时,他忽然有了一种冲动,这莫干山,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将心放到大自然的地方吗?

    

这就开始有了著名的“洋家乐”裸心谷。在建设裸心谷的过程中,高天成发现了废弃的城堡,大为惊喜,经过数年的营造,一座新城堡终于诞生。

    

进入新城堡大厅,沿旋转台阶而下,底层有一个大展览厅,梅藤根的事迹,莫干山上的名人别墅,都有详细展示。

    

一块长条巨石,上面有金色的英文字,GLENJURRET,格兰塔。

    

高天成是在修复城堡时,在原址的地底下,挖出这块巨石的。他看着上面的字,浮想联翩。格兰塔,苏格兰著名威士忌酒的品牌,苏格兰唯一传统工艺制作的酒厂,古老得很,已经有二百四十年的历史了,多年前他还去游览过,品尝过它的酒香,味道难忘,但此酒和城堡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

一查,还真有,格兰塔,不仅是酒的名字,也是梅藤根的故乡。梅藤根当年建城堡,故乡这家酒厂就是赞助商之一,梅医生为了感谢,就在城堡打地基时,埋入石碑,以作永久的纪念。

  

3   

我站在城堡大厅的落地窗前,俯瞰对面的山顶,那里散落着不少别墅,有圆顶尖塔,也有红顶屋盖,哥特式,罗马式,中式,有的则完全隐藏在树林里。冬日的山林,有些树已经落叶,树的枝干透出健美的身姿,在暖阳下,它们安逸,静谧,默默地伫立着,它们是莫干山的主人,也是历史风云的见证人。

    

比如黄郛的别墅白云山馆,他不仅自己住,蒋介石也多次来住,还在那里度的蜜月(上一次我来莫干山,进到山馆的二楼,那里依旧是蒋宋新婚时布置的模样)。此后,国民党有几次重要会议都在在别墅召开。1937年3月23日,国共第二次谈判,也在那里举行。

    

莫干山上二百五十多幢别墅,几乎每一幢,都有着独特的长长的故事。

    

自然,这一切,都已成过往的云烟,山还是莫干山,依旧夏来风凉,冬来雪藏,秋林层染,春色满山,只不过,物是人非,多了些沧桑和沉重。

    

也有轻松。

    

高天成将城堡周围的民居,打造成了和城堡一体的洋家乐。

    

裸心堡的山下接待大厅,用的都是民居的原木旧料。门口有一只大鸟,从南非远途而来,大鸟的形状别致,钩形的鸟喙及地,似乎埋头在站岗,而不问来客。两根屋柱上有一副黄颜色的漆字对联,应该是岁月留下的作品,建造者特意用在此,上联是:我们学习白求恩;下联是:我字坚决抛一边。对联并不求工,我看时笑了一下,还只是一般的认为好玩,待从城堡下来,忽然想起,这对联寓意很深呀,白求恩,梅藤根,都是用医术来解除别人病苦的高尚者。

    

从梅藤根城堡(裸心堡)出来,环顾四周,城堡,山峰,古树,都如花瓣似的拼命饮着日光,专心得很,而我,则踩着自己的碎影,小心翼翼地下山。



本文刊2018年2月17日《文汇报 笔会》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可跳转至《今生一盅茶》购买网页


【笔会上月好文推荐】

周有光:旧扇记(外二篇)  +  唐吉慧:时间的痕迹

蔡翔:顾老先生

黄芷渊:在香港,我读了十三年女校

潘敦:苏州的事

海龙:钱锺书致夏志清的英文信

毛尖:终结者《风筝》

姚鄂梅:那个为我嚼过艾蒿的人,我追认你为初恋

张宪光:食粥记

李皖:被错过的陈淑桦《黑发变白发》
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广州国产人妻国产亚洲综合网@2017